他杀死了安倍晋三,会被判处死刑吗?答案是…

7月8日上午11时30分(北京时间10时30分)左右,安倍晋三在奈良市一座地铁站附近街头发表助选演讲,为参议院选举自由民主党候选人拉票,现场大约有30人。之后,一名不明身份的男子从背后朝安倍开枪,安倍中弹倒地,后被送医。

当地时间下午5时左右,

安倍晋三因伤势过重,不治身亡。

日本前首相遇刺

在日本和国际政界无疑是一个重磅新闻

若将目光转入到日本刑法

刺杀安倍晋三的凶手会被判死刑吗

根据统计资料显示,世界上有106个国家已经废除了死刑,另外还有50个国家在法律上暂停了死刑。

(目前世界上尚未废除死刑的国家数量,图片来自南方都市报《各国死刑存废》)

现在世界上仍然保留死刑制度的国家大约有50个,其中就包括日本。

日本的法律明确规定了可能导致死刑的犯罪行为,可以看出,一些“并未剥夺他人生命”的犯罪行为仍然有可能被判处死刑:

● 杀人
● 现住建筑物防火
● 强盗致死
● 强奸致死
● 饮用水管道投毒
● 劫持飞机、海盗行为
● 外患诱致罪

最后一条“外患诱致罪”指的是同外国势力进行合谋,对日本造成武力打击的犯罪。只要触犯了这一条,不管是否造成人死亡,都将一律判处死刑,是刑法上最严厉的重罪。

根据犯罪的性质、动机、残暴性和社会影响,即使犯人只造成了一个被害人死亡,也有可能被判处死刑。此外,就算犯人在犯罪时还是未成年人,也有可能被判处死刑并且执行。

日本现行刑法中,死刑作为最严厉的处罚方式

(日本刑法10条1项)

一共被规定为19(特别法7种)种犯罪

2020年日本法院一审审结刑事案件情况

尽管日本的法律师承德系律法,细致、繁复而严谨,但在死刑主张上,日本却鲜见的“语意模糊”、“含混不清”。虽然所有的死刑执行国都存在着秘密执行的做法,日本却显得尤为遮遮掩掩。表面上,社会中关于死刑存废问题的争论从二战前延续至今,一直没有停止;但实际上,正如一位日本前任法务大臣曾经指出的那样,在日本这样的国家中,死刑“压根就不是一个社会问题”(引自Struck,2001)。

尽管死刑执行量极小,但日本的死刑制度依然是一个独特而奇葩的存在。

以安倍晋三的外公岸信介遇刺案为例,1960年的7月14日,被称为“满洲之妖”的甲级战犯岸信介首相,在参加自民党新任总裁池田勇人招待会时,被右翼团体“大化会”成员荒牧退助行刺,遗憾的是,岸信介只是腿部受伤,并没有一刀毙命。

日本首相岸信介

如今在62年后,岸信介首相的亲外甥安倍晋三首相,也遭遇了行刺事件。

刺杀安倍首相的凶手是一位42岁的中年男子山上徹也,他于2005年从日本海上自卫队退役,当天持自制枪支对着安倍首相的后背开了两枪,打中了颈部和胸部,已经毙命。

显然,安倍晋三的行刺结局与他外祖父岸信介被人持刀捅伤相比,要严重得多。

那么在这种情况下,作为枪击案凶犯的山上徹也,究竟会面临什么样的结局呢?到底是有期徒刑,还是无期徒刑,亦或死刑?

对此,我们应该从安倍晋三的生命状态、行凶者的态度、日本死刑标准、日本法务大臣的态度等多方面进行辩证考量。

可能有人不太清楚,在日本的司法体系中,执行死刑是非常谨慎的,甚至是拖沓的。

在死刑判决之后,法务省内部将再次慎重的判断被告人是否上诉、是否请求再审、是否有特赦、是否处于怀孕中或精神失常中、是否有冤罪的可能性等等。待一切都核查完毕后,最终根据法务大臣的命令,在5天内执行死刑。

从死刑判决到至今仍未执行的案子非常多,最久的有犯人四十年如一日被关押在拘留所里一直未执行死刑。执行当天的早上才会告知犯人所以对他们来说,每一天都是末日。

从睁开眼睛就提心吊胆等待着执行通知,却只有到中午才能确信自己又苟活一日。据统计,从死刑判决到真正执行的平均经历时间大约8年,“未执行”的时间拖得越长,对犯人的精神折磨也就越久。

比如1999年杀害一对母女的福田孝行,过了13年才判处死刑。当时刚满18岁的少年福田孝行企图强奸一位年轻的家庭主妇,遭遇强烈抵抗,将被害人杀害后,强奸了尸体;身旁的被害人女儿才11个月,因哭泣不休,又被福田勒死。

如此重大的罪行,本来应该判处死刑的,却在一审和二审中判处了无期徒刑,而且福田每次针对被害人和检方的死刑上诉都被予以回绝,也进行上诉,就这样一桩性质恶劣的杀人案纠纠缠缠,耗费了13年时间,直到2012年日本最高法庭才做出死刑的终审判决。

还有1995年东京地铁毒气事件的元凶麻原彰晃也是一样,作为日本奥姆真理教创始人的麻原彰晃在东京地铁3号线故意释放“沙林”毒气造成12人死亡,虽然麻原彰晃当时就被逮捕了,可是经过一系列的上诉过程,硬是用了23年才由日本最高法院判决死刑,不得上诉。

从以上两个例子可以看出,福田孝行和麻原彰晃都背负了2条人命及以上的恶劣罪行,都没有立即判处死刑,那么枪杀安倍晋三的凶手山上徹也,当然也存在不立即被判死刑的可能,时间说不定会长达5年、20年、甚至更久,即使免于死刑也是有一定概率的。

因为枪击案管辖地的奈良县警方已公布了消息,说:“枪击安倍的嫌犯重复着说让人难以理解的话,正在慎重调查其是否具有刑事责任能力”。这或许可以理解为凶手精神有问题,一旦被认定,山上徹也就很有可能免除死刑。

不排除日本政府会速判速决,以震慑那些心存侥幸,企图犯罪的人。

一个最典型的案例就是长崎市长伊藤一长枪击案,凶手很快就被判处了死刑。

2007年4月17日,四度竞选连任长崎市市长的伊藤一长,结束竞选演讲行程返回竞选办公室时,刚下车就遭到一名59岁的男子城尾哲弥持枪射杀,凶手随即被逮捕,只过了1年时间,城尾哲弥便被判处了死刑。

日本法院过去很少因为杀害一人而将没有实施抢劫、没有前科的罪犯判处死刑,但这个例外就用在了城尾哲弥的身上。

现在安倍晋三的政治能量远比长崎市长伊藤一长要大得多,只要奈良县法院对枪击安倍晋三的凶手山上徹也判处死刑,不出意外的话他很快也会被执行死刑。

日本的死刑执行方式非常特殊。在绝大多数国家使用枪决、注射等方式的现代社会,日本依旧使用“绞刑”这种“原始而残暴”的执行方式。